风很乱慌了神她还在在某个夜里为谁盛开,床头
分类:情感专区

走了很远一颗花在夜里盛开亭亭玉立

图片 1

时间很远她还在在某个角落盛开朴实优雅

风从哪里来?

风很乱但触不到她还在依旧让人心动

早上,是风把我叫醒。窗外,是一片寂静。

风很乱慌了神她还在在某个夜里为谁盛开

昨晚睡前没有关上窗户,风从那里溜进来,来到我的床头,轻轻地抚着我的脸,指尖微凉,滑过我的侧脸,微痒,把我从梦中唤醒。于是,梦醒了,那心心念念,牵肠挂肚的姑娘不见了。只有风徐徐地吹进来,窗帘轻轻地摆动着。窗外,是一片寂静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床头的灯变成了星星——微弱,渺茫。可是,夜里,我记得它是太阳,光芒万丈,耀眼夺目,把房间变成了白天。

看来,我度过了比星球形成还要漫长的一夜,以致它衰弱成明灭不定的模样。

又或者是,我在夜里走了很远很远,跟它的距离比银河还要遥远,所以,它变成了夜空中微光渺渺的星辰。

于是,我睡眼惺忪,抬手关掉了它。窗外,是一片寂静。

有一只蝴蝶从窗口飞进来,飞到了我的眼前,轻轻地扇动着翅膀。在它的翅膀上,我看到了彩虹。

如果我能够从窗口飞出去,那该多好,我想。就像那只蝴蝶,悠悠地飞出去,在天黑之前飞回来……

于是,我变成了一只蝴蝶,飞出了窗口。阳光像大雨一样倾泻而下,洒落在我的翅膀上,我承载着它,要去寻找鲜花。鲜花,在哪?

我闻到了风中的幽香,循着飞过去,鲜花出现在前方。那里,有蜜蜂嗡嗡地围绕,有孩子童真的欢笑,他们笑语盈盈地在花丛中捕捉蝴蝶。

我绕了一圈,转身折返。

有一只飞鸟向我俯冲而来,在它眼里,我看到了欣喜若狂和冷漠凶残。

还是回去吧,我想。

于是,我睡眼朦胧地醒了过来。什么都没有,窗外,是一片寂静。

我在一片寂静中起床,走出门口,风迎面而来,带来一阵阳光,扑在脸上——明亮,刺眼。

我看到,有一只蜘蛛,在屋檐勤快地结网,那张网在我眼中越来越大,越来越近,最后,把我网住。

原来,我真的变成了蝴蝶,落入了蜘蛛网。

那只蜘蛛朝我露出了黝黑的笑脸,真假难辨。我不停地挣扎,拍打着翅膀。于是,原地卷起了一阵龙卷风,把它送到了天边,成为一个黑点。

我回过神来,原来黑点不是蜘蛛,那是一只飞鸟,它由远及近,降落下来,停在门前的树上,发出“啾啾”的笑声。

我自嘲,苦笑,错觉一场。

围墙上的海棠花盛开着,不断盛开,鲜花遍地,铺陈到我脚下。我伸手触摸,啊,火红火红……不,那是鲜血,蜿蜒、流淌、蔓延,沾满双手。我猛然惊醒,海棠花在墙上盛开了,脚下的,是红色地毯。

慢慢地,有大风呼呼地吹,要是我能上天,那该多好,我想。于是,我在风中飘扬。抬头,烈日炎炎,明亮,耀眼,我离它越来越近了。

错了,原来,我没飞上天,是它离我越来越近了,我看到了,一轮大日坠落而下,熊熊燃烧。好刺眼,我伸手挡住眼睛,什么都没有了,太阳,也消失不见。

只是,有一棵奇怪的植物在心里生长,我可以感觉得到,它的根须在不断地往心脏深扎,冲破心灵的束缚,直达地底,一万米。它的藤蔓在疯狂地蔓延,攀爬,突破脑海,冲上高空,三万丈。

我被它撕裂,扯断,分成两半。一半深埋地底,暗无天日,逐渐腐烂。一半高高挂起,迎风飘扬,慢慢飘散。

于是,为了远离它,我挂在高空的那一半挣脱了藤蔓,朝着大地坠落,不断坠落,如流火。深埋地底的另一半,从刺透躯体的根须中猛然拔身,向着地上攀爬,一路攀爬,如蝼蚁。

最终,他们在消亡之前汇合,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我。

我睁开眼,望着天花板,怔怔出神,又是这种感觉吗?光怪陆离,噩梦?好像谈不上,只是令人反感!

原来,是风把我叫醒,昨晚睡前没关窗,有风从窗口徐徐地吹进来,窗帘轻摆。我侧耳倾听,窗外,是一片寂静。

文/小二

本文由wellbet手机客户端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风很乱慌了神她还在在某个夜里为谁盛开,床头

上一篇: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wellbet手机客户端,我在哪 下一篇: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wellbet手机客户端,在这无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